熱心華僑輾轉接力清道光版《尤溪縣志》回歸故里

清道光版《尤溪縣志》復寫件(部分)。吳振湖攝

  中新網三明8月9日電 (雷朝良 吳振湖)近日,流落到日本115年的清道光十一年(1831年)版《尤溪縣志》回歸故里?!敖?個月的辛勞終于有了好結果,也讓我如釋重負?!痹谇宓拦獍妗队认h志》復寫件回尤交接儀式上,福建省三明市尤溪縣鄉賢徐開欽難掩興奮之情。

  即便回歸的只是復寫件,但當嚴嚴實實的包裹緩緩打開時,在場許多人眼里都閃耀著淚花。

  找到舊志孤本

  徐開欽是尤溪縣西濱鎮雍口村人,日本國立東北大學碩士、博士,現任福州大學土木工程學院特聘教授,福建省人民政府顧問,兼任日本國立環境研究所NIES客座研究員。

  這位主要從事流域水環境綜合管理相關研究的教授,怎么會與清道光版《尤溪縣志》發生聯系?

  “2017年以來,縣黨史方志室特別重視舊志的整理?!薄队认h志》整理點校工作小組成員丘山石說,這些年他們通過各種渠道尋找缺失舊志的蛛絲馬跡,先后尋找并點校了明嘉靖版《尤溪縣志》、明崇禎版《尤溪縣志》和清乾隆版《尤溪縣志》。

  他們點校后發現,從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到民國16年(1927年)間的舊志缺失。幾經搜尋,查閱《福建省舊方志綜錄》,發現清道光十一年(1831年)版《尤溪縣志》孤本尚存于日本靜嘉堂文庫,正好可以彌補這部分缺失。

  然而,如何讓舊志回歸?找什么人能幫上忙呢?“找到徐開欽教授是機緣巧合?!鼻鹕绞f,今年5月1日,他與洪周佐、紀秀珍(徐開欽教授表妹)夫婦參加尤溪紫陽詩社在西濱鎮華蘭村象山堂的文學創作活動,巧遇徐開欽,便提起此事,徐開欽當即表示愿意幫助查詢。

清道光版《尤溪縣志》復寫件(部分)?!钦窈?攝

  愛心華僑接力助歸

  靜嘉堂文庫是藏寶之處,屬于日本三菱財團私有產業,一直不對外開放。只有極少數專家學者曾被允許進入過,且必須接受嚴格的申請程序,能進入閱書者,寥寥無幾。

  “剛開始,這事到底能不能辦成,自己也沒把握?!毙扉_欽說,父親和弟弟知道后,也鼓勵他一定要盡最大努力辦好這件事。

  家鄉的事,徐開欽格外上心。然而,自己目前在國內,不便到日本。思來想去,他只能動用自己在日本37年的人脈優勢,多方尋求朋友幫助。

  5月7日,他打電話給兩位在日本的大學教授,了解到,因疫情關系,文庫每周僅開放一天,還要事先的書面申請,許可后方能查閱。隨后,徐開欽便聯系好友日本泉州商會副會長林俏陽,幫忙將舊志拍照或者復印回國,林俏陽爽快答應。

  5月12日,林俏陽打電話到靜嘉堂文庫,詢問閱覽、復印舊志事宜。結果卻是被拒絕,后來又要求發郵件申請。

  “打電話、發郵件,多次嘗試,10多天的溝通都沒結果?!毙扉_欽說,我們不放過一絲機會,后來在一份郵件里加上了這樣的內容:尤溪縣想整理點??h志,需要以此書為參考,時值“日中國交正?;?0周年”,希望予以大力支持。并在郵件后加上了自己的簽名。此后,文庫方面改變了態度,開始比較配合。

  5月27日,林俏陽從日本發來信息:“剛才接到電話了,文庫的人告訴我申請通過了!讓我6月16日下午去。說肯定不能拍照,但可以申請復印,且需要等1個多月的時間,因為需要請專門的公司拍攝制成膠卷后再復印?!?/p>

  6月9日又傳來好消息,專業公司第二天會到文庫(每月只去1次)?!斑@比我們想象的進程提前了不少,當晚我興奮得睡不著覺?!毙扉_欽說。

  6月16日,是林俏陽預約閱覽的日子。展現在眼前的10冊線裝古籍每冊重量都很輕。封面光滑,像是牛皮紙。里面的書頁,有的很薄,有的稍厚。書頁已經泛黃,有個別地方磨損嚴重,不過總體保存完好。

  “我特別感謝靜嘉堂文庫把這10冊古籍保存得這么良好,讓后人能有幸親眼目睹,卻又為中華寶典不幸流落異國他鄉而深感痛心,惋惜不已?!绷智侮柾ㄟ^微信這么對徐開欽說。

  幾經輾轉終回歸

  “7月2日,林俏陽再次發來信息,說舊志復寫件收到,并提示:復印好的舊志,沒有裝訂成冊,紙張非常薄,開箱時請務必小心?!毙扉_欽心里的石頭終于落下一半。

  舊志拍攝、復寫涉及一筆費用,徐開欽和林俏陽爭著要出這筆費用。日本泉州商會會長王秀德得知情況,二話不說,搶著把錢付了。

  復印好的舊志雖然到手,可國際EMS因疫情影響沒有開通,怎么送回國呢?徐開欽、林俏陽會同王秀德商量,最終找到了中國駐日本國大使館參贊兼總領事詹孔朝。

  詹孔朝了解到,日本福建經濟文化促進會會長吳啟龍14日會回福州。聯系后,吳啟龍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

  7月14日,吳啟龍隨身把10冊共716頁的復寫件“寶貝”形影不離地從東京帶到杭州,在酒店隔離7天后,又帶回福清居家隔離了3天。

  隔離期滿,7月24日,徐開欽帶著夫人鄭紅卿,從福州開車到福清接回了“寶貝”。7月28日鄭重地送回故里尤溪。

  “清道光版《尤溪縣志》回國,這是尤溪文化界的喜事、盛事!”鄭榮堅感慨不已,“特別感謝這些愛國愛鄉愛家、有情懷有擔當的熱心人士!接下來,我們要著手舊志的點校事宜,補齊這段缺失的歷史,以饗讀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