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位于世界遺產點磁灶窯址(金交椅山窯址)的泉州古代外銷陶瓷博物館,映入眼簾便是陳列于展柜中的綠釉軍持、青釉五盅盤、醬釉印紋蓋罐、擂缽、陶撲滿、青釉鐵繪花卉紋盆……這些出土自墓葬、古窯址、古沉船中的磁灶窯陶瓷器物,造型古拙、釉色豐富:有的展現出拓荒年代的質樸風格,有的顯出瑰麗的盛唐氣象,也有的神似宋元的世俗生活意致,甚至還有的透著異域風情……不同時代的精神火花在此凝凍、積淀下來,流傳和感染著人們的思想、情感和觀念,常使人一唱三嘆,流連不已。

可以說,我們在這些不同時期或殘破,或完整,或樸素,或艷麗的出土器物身上,看到的不僅是一個古老行業的興衰,也是古代泉州的心靈歷史與精神風貌。

磁灶窯金交椅山窯址全景(王柏峰 攝)

磁灶窯址位于晉江市磁灶鎮,是宋元時期泉州重要的陶瓷外銷窯口,窯址多分布于梅溪兩岸,其中包括多處南朝、唐、五代時期的窯址,宋、元時期的窯址從數量和規模上都達到了全盛,另外,還發現不少清代的窯址。最有代表性的金交椅山窯址,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被列入世遺泉州遺產點,是世界海洋貿易中心出口商品生產的代表性遺產要素,是宋、元時期泉州城郊外銷瓷窯址的杰出代表,反映了泉州以外貿手工業為顯著特點的產業結構,其產品在日本和東南亞的菲律賓、印度尼西亞等國均有發現。

八仙貢盒精美絕倫(受訪者 供圖)

近期,中國古陶瓷協會在泉州古代外銷陶瓷博物館設立磁灶窯研究中心,這是福建首個、全國第三個地方窯口研究中心。

研究中心將借助國家一級學會的平臺,整合各級專家力量,進一步開展磁灶窯考古調查,尋找元、明時期的窯址,彌補磁灶窯址研究上的缺環;加大力度收集整理海內外有關磁灶窯的資料和信息,逐步建立起研究信息庫,并編輯出版相關學術研究成果。

借著考古研究者為我們所復原的磁灶窯的歷史發展脈絡,我們可以來一次審美的歷程與心靈的旅行。那么,從哪兒開始呢?就從1500年前燃起的那一把火開始吧!

探訪磁灶窯

 □記者 鄭運鐘/文 受訪者/供圖(除署名外)

核心提示

說起陶瓷,我們會很自然地想起瓷都德化,想起享譽世界的“中國白”,想起偉大的民間藝術家何朝宗,那是古代泉州對世界的一大奉獻。但我們也不應該忽視另一個地名——磁灶,一個古老而又充滿生機的燒制陶瓷的城鎮,自南朝晚期起,1500多年來延續不斷燒制陶瓷而得名。

日本出土的磁灶窯醬黑釉器(晉江文保中心 供圖)

金交椅山窯址展示館內展示的磁灶窯生產工藝流程(資料照片)

緣起:1500年前的那一把火

考古結果顯示,磁灶建陶業可追溯至南朝晚期的溪口山窯址,至今1500多年。清乾隆版《晉江縣志》記載:“瓷器出瓷灶鄉,取地土開窯,燒大小缽子、缸、甕之屬,甚饒足,并過洋?!贝旁罡G所在的晉江磁灶境內,擁有陶瓷生產最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瓷土埋藏豐厚,草木繁茂,可提供燒窯的燃料,梅溪穿境而過,水上交通便捷。而據福建省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粟建安《世界遺產視野下的泉州古窯址考古與研究》一文的考證,泉州“沿海地區的磁灶窯率先繁榮”。該文介紹,南朝時期的泉州,窯業并不發達,只有少量窯址,基本呈散點分布,主要是為了其周邊市鎮提供日常生活之需的陶瓷用品。

現在來看,早期磁灶窯的工藝較為粗糙,受制瓷原料這一自然資源的限制,燒造陶器和“半陶半瓷”的瓷器,出土的文物以青瓷為主。略顯粗糙的陶瓷器,也反映出早期南渡的漢人在此間的生活狀況。先民跋山涉水,來到荒蕪卻相對和平的閩海之濱,拓荒的艱辛,安定生活的渴求,中原文化的記憶,都毫無保留地印刻在那些出土的陶瓷器上。古樸的造型和單調的釉色之下,蘊含著獨特的文化與審美價值。

那是一種經久不衰、歷久彌新的美?,F代工藝的發展讓精美的瓷器變得唾手可得,但它們美則美矣,確乎可以炫人心目,可如果與出土的早期磁灶窯器物相比,則文化韻味之深淺、審美價值之高下,就判然有別。顯然,很多人更愿意欣賞那種古拙之美,畢竟,它們是那個拓荒時代社會精神的美的體現,是一種活生生的、富有文化暗示與表現力量的美。

供奉的清代漢鐘離塑像極為罕見

祥瑞的滴水獸已成地方文化一絕

綠釉牛雕塑傳神

花鳥詩文茶罐為泉州的茶文化增色添彩

輝煌:宋元瓷藝的典型代表

磁灶窯最耀眼的黃金時期,無疑就是宋元。彼時,德化窯與磁灶窯是泉州窯業的兩大基地,隨著海洋貿易的繁榮發展,磁灶窯從“內銷民窯”一躍成為東南沿海重要的外銷陶瓷生產基地,產品銷往東亞、東南亞、南亞、西亞以及東非等地。

金交椅山窯址是這一時期的典型代表。根據考古復原的模型,清晰可見取瓷土區、淘洗區、瓷器制作區等作坊遺跡,展示了完整的陶瓷生產過程。這一時期磁灶窯的工藝日趨成熟,考古研究顯示,“磁灶窯在宋代早中期依舊受浙江越窯青瓷工藝影響,于宋代晚期至元代接受了龍泉窯的技術、工藝,發展出青釉器的褐彩裝飾。同時,增加了醬褐釉器,并使其在品種和產量上成為幾乎與青瓷比肩的產品,此外還引進了可能來自北方磁州窯的低溫黃綠釉,改善產品面貌、降低制瓷材耗”。

本地藏家王先生手中有多件磁灶窯的瓷器,品相完好、造型優美、釉色瑰麗,頗有唐三彩的風韻,正是工藝成熟時期的作品。我們從這些磁灶窯精品可以看出,代表華夏文明鼎盛時期的最高工藝水平,逐漸流傳到東南蠻荒之地,中原王朝的雄邁氣象與邊陲之所的民間美學高度融合,其韻味保存至今,令人震撼不已。誠如晉江市文物保護中心主任吳金鵬所言,如果說德化窯以白瓷名揚世界,那么磁灶窯則以綠釉獨步天下,同時,磁灶窯還開了泉州陶瓷“釉下彩”先河,而“施半釉”或“施釉不到底”技法,又對日本黑秞碗碟杯等食器產生深遠影響。

更值得大書特書的是,此時的磁灶窯正是構成宋元泉州繁榮的一塊基石。元代中國是當之無愧的全球化的領頭羊與主導者,泉州也因此站上了世界舞臺的中心,彼時的光榮與夢想,令后人無限神往。而要追尋那個時代的精神,金交椅山窯址無疑是觀察的最佳樣本,它的生產體系和生產規模,展現了世界海洋商貿中心強大的基礎產業能力和貿易輸出能力。

磁灶窯受到國內外專家的關注(晉江文保中心 供圖)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蔻辰考古學研究中心如此評價這一時期的磁灶窯:“窯場所秉持的一種質樸自由的民間美學、價格優勢以及產品的實用性,使它們在海外市場中獲得持久的商業成功。其產品在本土流通甚少,往往被中國陶瓷史所忽略。然而,對于了解國際貿易網絡和早期全球化的發端,磁灶窯業的重要地位是無法取代的?!?/p>

可以想象,曾于磁灶窯址揮汗作業的無名窯工,他們構成了世界體系下的關鍵一環。他們對于美的追求與對于世界的想象,附在陶瓷器物上,在海絲沿線傳揚,也讓刺桐港一度成為西方世界數百年間熱衷追尋的遙遠傳說。

人物油燈造型別致

獅子酒壺的神態和釉色十分迷人

清中早期的魚化龍花插釉色熟靚

“南海一號”沉船出水的磁灶窯器物(晉江文保中心 供圖)

傳承:千年不變的理性精神

毋庸諱言,磁灶窯雖不乏精品,整體上卻不以工藝水平見長,受制于原料,多數器物胎粗釉薄、工藝草率,屬日用粗使器皿,整體風格上有別于歷史上的汝窯、定窯等名窯。

但是,它的生命力跟許多名窯一樣旺盛,技術上的融匯眾家之長、功用上的迎合百姓日用,讓磁灶的陶瓷行業一直生生不息、傳承至今。特別是它以創新的理念貫穿生產經營始終,從窯廠選址和布局的創新,到窯業技術創新,再到生產模式與管理模式的創新,形成了一套初具現代經營理念的商業模式,是泉州延綿千年的商業文明的一個縮影。時至今日,磁灶仍是與廣東佛山、山東淄博、河北唐山并列的全國四大建筑陶瓷生產基地。

從中不難看出,磁灶窯能以“民窯”的身份,一躍成為重要的外銷陶瓷生產基地,除了早期全球化時代的天時與靠近刺桐港的地利之外,人的因素才是它成功最關鍵的因素。它在生產技術與管理方面的創新,顯示出敏銳的市場意識,如:磁灶窯產品中的軍持、龍紋罐等貼近海外市場需求,具有明顯的異域文化特征。磁灶窯崛起的背后,無疑體現了先民質樸與自由的天性,拓荒與拼搏的精神,廣收博取、融會貫通的優秀品格。

宋人謝履詩曰:“泉州人稠山谷脊,雖欲就耕無處辟。州南有海浩無窮,每歲造舟通異域?!碑敃r的泉州人樸實無華,回歸生活,不存偏見,不懼艱險,無比熱情執著地追求美好生活:就算是對各路神仙都頂禮膜拜,所追求的也并非宗教式的彼岸世界,而是當下現實生活的各種美好愿求,就算是最平凡的生活追求,卻又能將其上升到審美的境界,創造出豐富多彩的地域文化。

歸根結底,這是一種傳承至今的理性精神,即:追求理性的生活態度、合乎道理的生活方式、符合人的本質的生活理想。這種精神讓泉州抓住歷史機遇,從隋唐的邊緣之地一躍成為宋元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這一精神體現在磁灶窯的身上,便形成了一種開放多元、質樸自由的民間美學。(記者 鄭運鐘)